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

你的位置: > 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 >

无愧于时代无悔于戏剧无憾于人生

已阅读:次  更新时间:2022-09-06 07:39  作者:admin  

  6月12日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建院70周年的日子。70年前,在史家胡同56号一个普通院落,北京人艺宣告成立。今年院庆之夜,首都剧场依然上演经典话剧《茶馆》,剧场门外依然是一票难求,节目单上顾问名单里依然印着蓝天野先生的名字,可是我们再也看不到他高大的身影。6月8日午时,95岁的蓝先生溘然仙逝。人生天地间,如白驹过隙。接下来的几天,北京夜晚总是下雨,我知道有一种心雨流入心底。

  我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蓝先生在北京人艺离休,我素仰蓝先生的声名,通常只在剧场里、研讨会上得缘相遇,彼此交谈很少。2015年,电视台要做蓝先生的专题纪录片,制片人告诉我蓝先生希望我来谈谈他的表演,我接到电话的反应是“喔,真的吗?”蓝先生德高望重,景行行止,余生也晚,岂可妄言?

  2016年,我主持一个话剧艺术家的访谈与研究项目,曾经应约到蓝先生家中拜访。与我同行的是同事李一赓,我们敲响蓝先生家门,是蓝先生亲自来开门的。他的家就像他的人一样透着一种静穆和儒雅。我们跟他进了书房,印象颇深的是,满墙多宝格里装满各样奇石,在他的座椅旁,一尊根雕雄鹰凌空展翅。蓝先生早年在国立北平艺专学油画,后来还跟李苦禅先生学国画,他字画精妙,颇多雅好。蓝先生告诉我说:“小时候,我特别内向,见了生人说不出话,躲到一边,从来没想过我会成为演员。”他就那样以舒缓的语调,慈祥地拉起了家常。

  人们总说,北京人艺是一座有文化的剧院。我想这样的说法,不仅是因为他们有“四巨头”,有“郭老曹”,有“东方舞台上的奇迹”,有“话剧民族化的典范”,有一大批熠熠生辉的明星和经典保留剧目,更重要的是剧院里的人文气息,那种如同松间明月、岩上清溪的气质,那是一种文化积淀形成的文质彬彬,是在艺术琼浆里沉浸日久后的自性光明。坐在蓝先生对面,我能感受到此中真意。蓝先生不喜欢人们叫他艺术家、表演大师,他说他就是一个演员。这就好比真正的元青花摆在那里,人们总会震慑于它内蕴的大气,而只有那仿造的东西才会锐光四溢。在舞台上,蓝先生所塑造的艺术形象仿佛自带光环,可是回到生活里,他便韬光养晦,乐得平常。

  人们熟悉的蓝先生,是《渴望》里器宇轩昂的沪生爸:离家既久,劫后余生,物是人非,慨然面对,蓝先生只用一个回眸的眼神,就表现了诸多“欲说还休”的人生况味;他是《封神榜》里永远的姜子牙,只要他站在那里,就是姜太公,他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仙风道骨,参透轮回。这些是他所塑造的电视剧里的形象,其实他最钟爱的还是线年代,他就被苏民先生拉进了祖国剧团,还参加过演剧二队,这都是地下党领导的青年进步组织。他18岁入党,19岁主演郭沫若的《孔雀胆》,还参演过李健吾的《青春》、奥斯特罗夫斯基的《大雷雨》、师陀改编的《夜店》等。他的姐姐、姐夫早年参加革命,在解放区做文职干部。在解放前夕,他家一度成为党的地下交通站,他成为地下交通员。后来形势危急,演剧二队接到党组织命令,离开北平进入沧州解放区。到了那里,接待他们的人说:现在进了解放区,你们在国统区还有亲戚朋友、很多关系,为了不受牵连、影响,每个人都要改名字。由于没时间细想,或许是出于奔向新生的欣喜,蓝先生随口说出“蓝天野”三个字。他说名字没有什么寓意,就是个符号而已。

  蓝先生的戏剧缘分因苏民先生而起,他们也成为了同一座剧院里一生的知己。记得北京人艺建院60周年大庆之时,在座谈会发言时,主持人念出蓝先生的名字,苏先生就笑着说,“地上搁不下他,他还要到天上野去呢!”引得大家一片笑声。笑声犹在耳畔,两位先生却是天堂相见了。

  北京人艺建院那年,蓝先生25岁,踌躇满志,可是焦菊隐先生却让他在曹禺先生的《明朗的天》里扮演江道宗,一个亲美的反派医生,声音还要又高又尖,他非常不适应,后来改演政委。上世纪50年代中期,苏联专家来中央戏剧学院办起了导演训练班、表演训练班,蓝先生两个班都参加了,学成后还在北京人艺开起了学员培训班,用斯氏体系的演剧方法训练演员。

  1956年12月,老舍先生来北京人艺朗读他的剧本《茶馆》,剧院决定排演,鼓励演员们申请角色。蓝先生一时不知自己该演什么,也就不去申请,是导演焦菊隐和剧院决定,让他来演秦仲义秦二爷,这个角色虽然戏份不多,却成为让人过目不忘的经典。为了演好这个角色,蓝先生收集了1000多张各种人物的照片来揣摩人物的外部特征。第一幕中,他表现秦仲义作为新崛起的社会力量的盛气凌人。当卖孩子的妇人向他乞讨时,他原打算施舍一点钱,但突然就不耐烦,挥手驱赶,常四爷出于怜悯,施舍给这对母女两碗烂肉面,并吩咐“出去吃去”。常四爷的这一行动,显然触犯了秦二爷的威严,一个没落的八旗子弟,还敢忤逆自己,实在自不量力。在这场戏中,秦二爷漫不经心地淡然地端详着茶盅,这一动作的含义,表现出自傲的一面:古玩珍奇,我家里有的是,谁在乎你掏钱买一碗烂肉面?!在第三幕里秦二爷一出场便是老态龙钟,与第一幕相比判若两人,年轻时他眼神凌厉,贵人语迟,在第三幕中浑身颤抖,气恨难消,半生坎坷,遭遇,劫难,有一种冲着一个人非说不可的冲动,满目疮痍,心如死灰,自己给自己撒纸钱。

  1957年蓝先生在《北京人》里饰演曾文清。他演这个角色,觉得能演好,可总感觉这个人物不够精彩,就反复读剧本,自己思索,最后悟出,《北京人》其实是一个很“冷”的戏。在那样一个大家庭里,一群有文化、有天分的人,无所事事,烦闷厌倦,却又不能分开,只能“朽”在一起,如果还想吸一口新鲜空气,只有走出去。可是曾文清是折翅的鸽子,他飞不动了,这个世界在他眼里已经无动于衷,一种颓败文化的“霉”气包围了他,他在的烟雾里麻醉自己。当他彻底厌烦时,就再也找不到人生的支点了,只有走向服毒的结局。为了演好这个人物,他甚至专门找人去学养鸽子的方法。他说,“演员对角色的塑造,绝不能从拿到剧本后才开始,应该从决心做演员的那一天就开始。对自己塑造的人物,要像生活中最熟悉的人那样,一听到窗外的脚步声,就清楚地知道这是谁。”

  1959年北京人艺排演《蔡文姬》,蓝先生饰演董祀。此人在全剧中的使命,就是在蔡文姬沉溺于悲伤的时候,说了两段大道理,促使文姬由哀伤悲戚变得开朗起来。这个人物几乎没有一点特色,甚至也没有略有色彩的心理情绪。蓝先生充实了人物语言背后的性格心理,硬是让一个没有戏的角色有了站得住的形象感。

  20世纪80年代,蓝先生导演《吴王金戈越王剑》,他让西施演成一个挽起裤腿下河打鱼、捋起袖子浣纱织布的渔家女,让舞台上的演出宛若一幅水墨画徐徐开启。2011年,84岁的蓝先生在《家》里扮演冯乐山,他不去刻意表现他虐待狂的一面,而是把他当成有身份的士绅来演,演出他慈眉善目、道貌岸然背后令人惊悚的阴狠来。2012年他主演北京人艺60年院庆大戏《甲子园》,2015年他重导《贵妇还乡》,2016年他主演戏份很重的《冬之旅》,2020年他以93岁高龄上台扮演冯乐山,2022年初他到剧院排练场指导排练……他参加过开国大典,当过导演,干过剧务,担任过舞台监督,设计过舞台美术和人物造型……他荣获过中国戏剧奖终身成就奖、全国优秀员称号,在建党百年之际,他得到了最高荣誉“七一勋章”……

  蓝先生说:“对于演员来说,表演技巧固然很重要,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生活积累和文化修养”;“演员的表演更重要的是,要让观众从中获得一种艺术的享受和文化的熏陶”;“搞艺术不能将就,而要讲究。无论角色大小,戏份轻重,只要站在舞台上,演员就有责任和义务把角色塑造成功”。蓝先生的一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无愧于时代,无悔于戏剧,无憾于人生。

  要准确认识和适应全球政治发展演变的基本趋势和特征变化,站在历史正确一边,顺应历史进程谋求战略创新,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可靠安全保障。

  人民所表达的意愿、所创造的经验、所拥有的权利、所发挥的作用,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得到了全方位、全过程地实现,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也让每个人的能力、人的丰富性得到全面提升。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要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客服时间:(9:00-18:00)
(周六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