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

你的位置: > 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 >

《奇迹·笨小孩》:普通人的奇迹就是相信和努力吧

已阅读:次  更新时间:2022-09-11 08:27  作者:admin  

  《奇迹·笨小孩》可能是春节档剧情片里最“应景”的一部,在看电影成为一种“新年俗”的当下,这样的一部电影,有点类似年年春晚都会见的小品选题——漂泊在外的打工人,为了自己幸福生活奋力打拼,抓住时代的机遇,于历史洪流中,谱写出时代的华彩乐章。

  这是春节档的一篇“爽文”,纵然有风雨苦痛,云开雾散的那份畅快的感动是发自内心的。导演文牧野的高明在于把这碗鸡汤炖得很可口。如果推荐春节档就看一部电影,我会推荐这部。就观影体验而言,《奇迹·笨小孩》可能是春节档里最舒适的。扎扎实实地讲一个故事,有人物、有生活、有笑有泪,没有强煽情和上价值的生硬,多有意在言中,又溢于言表。

  如果认可用影像讲故事是一门技术活,文牧野就是那种难得的能把故事讲好的电影匠人。整个剧情的起承转合规整得像一篇范文,每场戏从镜头调度到光影运用、演员表演、节奏把控都堪称精准,从影调色彩的选择,到空镜、环境的运用,统统准确切合观众的情绪。这一点上,《我不是药神》已经惊艳成熟得不像一部青年导演的处女作,而《奇迹·笨小孩》在电影技法的娴熟和老道更显扎实耐看。

  开场一个跟着易烊千玺从城中村巷弄里拐弯出来,转角就是现代化高楼的新世界的调度就让人直呼漂亮。顺着景浩视线看到高楼上垂荡着的擦窗工人,从视觉上直接提示了一种人在城市中渺小如蝼蚁的观感。而整部影片中多次拍摄蚂蚁的特写,以及大量运用的俯拍镜头,都在时时刻刻提醒观看的人,这是一群最普通的小人物。

  视觉上,回收来的旧手机,被堆成山的形状,台词中提到“愚公移山”的典故,恰是整部电影主线情节的写照,而放在一种更物理世界的常识里,能够做到“移山”的,真的是蚂蚁。

  从整个故事的大结构上来看,《奇迹·笨小孩》和《我不是药神》有非常相似的部分,都是一个走投无路的人,意外获得了一个机会,并且在这条“铤而走险”的路上,结交了一帮穷途末路的“战友”。一群失意的人在其中破釜沉舟,收获了深厚的情谊并找到自身存在的价值。

  但《奇迹·笨小孩》中除了易烊千玺的表演保持了一贯的高水准,并且还有了更多的突破和惊喜之外,这部电影其他的部分,拿来和《我不是药神》比,还是多少让人有些失望。

  它不出错,但把一个小人物的奋斗故事讲得有些“顺拐”,看到开头就猜到结尾,中间的展开,太多的情节有着过于明显的功能性标签,而对于创业这件事并没有深入,困难的模式过于单一,而落点在感情牌上虽然感动,但也过于套路,缺乏“药神”中那样扎心而两难的现实痛点。

  《奇迹·笨小孩》中易烊千玺饰演的景浩也和《我不是药神》中的陆勇一样,是迫于无奈必须要让自己“绝路逢生”的,而失聪女工齐溪、老人院护工田雨、失业拳手张龙豪等人物也类似“药”神中谭卓、王传君、章宇等角色的部分作用。只说部分,是因为他们身上虽有困境,但并非如后者那样的性命攸关,主人公也并不从他们身上去获得新的认知和转变。

  《我不是药神》里,吕受益、黄毛、思慧等每一个人都是令人心痛的泪点担当,而他们身上所代表的境遇也集中了现实生活中种种无奈的痛点,连周一围扮演的警察都代表了某种公权力在其中的转变和反思。

  相比之下,“奇迹小队”成员所代表的生活并没能做到把现实主义的那份重量作实打实的“加码”。他们所面临的困难,是在出场时以背景介绍的方式一笔带过的“人设”。这些人物也许展开来每一个都有一段伤痛、无奈又温柔的人生,但最终他们在电影里实质性的行动是凑足人头开工、张超耍横出走、对汪春梅不了了之的一次霸凌、和主线剧情毫无关系的婚礼等,用以实现展示人物出场、团队融合协调矛盾、气氛调节等功能。

  每个号称“死也找不到工作的人”,在这个过程里,拿着在市场上低到根本找不到人来干的低工资,是如何过活的,他们自身面临的困境和需要破釜沉舟付出代价来打破困局的动机和过程都是极不明朗的。

  这和《我不是药神》中配角人物每一个都能够作为电影的“血肉”填充在全片中的人物弧光完全不在一个水准线上。

  甚至连主角最基本的困境——妹妹的病,也只是停留在一个“设定”,妹妹和哥哥的相处是从头到尾的充满爱意的互动。妹妹的视角里,景浩的互动如同一场“宠粉福利”,让人打心底里呼喊,哥哥好暖,哥哥好帅,哥哥好心疼,好想要一个这样的哥哥啊!而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行动中,重复的困难就是交不起房租场租,纵然没钱难死人的现实的确如此,因为全片并无真正核心的反派又要套在一定的类型叙事的框架中,这个假定的“反派”就显得反复而冗余。

  而片中一部分让电影显得更“好看”“抓人”的部分,来得并不怎么现实主义,这也让人在观影过程中难免出戏。比如景浩的追车和拦卡车,场面几乎赶上动作类型片的水准,调度娴熟高超,节奏扣人心弦,让人紧张得提着一口气大气不敢出,事件解决之后的痛快也成功达成心理上的high点,但实在是和整个文本和现实环境的基调脱离得太远。

  景浩也绝不是片名中的“笨小孩”,他极聪明,在拆手机这件事上天赋异禀,研究拆机教程和教会一群本该是废柴的团队完成一件史无前例的事情也似乎毫无难度。他善良、仁义、善于发现机遇,智勇双全,除了命不太好,几乎是个“完人”。

  文牧野对于的刻画,给足了最大的善意和慈悲,对于资本的表达则更毒辣些。王传君所饰演的精英的傲慢,张志坚饰演的老板一面担纲一种绝对的施予者,同时一边也是规则的制定者。而最终所有人的欢呼在一方狭小的电梯里。这个上下方位移动的升降机,隐喻的是一种“阶层”的跃迁。在获得了这番资本的“青睐”后,日后这个“奇迹小队”才能变身“创业天团”实现人均创业成功,励志的背后也不得不说,“一荣俱荣”是一种惯性。相比之下,这可能是比明面上那个创业故事更加“现实主义”的部分。

  如果没记岔,上一部关于创业成功的华语电影,还是《中国合伙人》。“新东方”的神话赶上了当时的时代浪潮和热点,《奇迹·笨小孩》则是关于这个时代书写的“命题作文”,它虽然鸡汤,但汤里是真材实料的,即便不得不承认这里面也搁了不少“味精”。

  这真材实料不是电影里最后那个仿佛乔布斯一样青年才俊横空出世的结局,也不是那些结局人均创业成功的励志头衔,而是实实在在摆在我们面前深圳这个小渔村用短短小几十年的时间飞速发展大变样成今日梦想城市的现实,是无数曾经想也不敢想但如今可以实实在在展现在眼前的令人不得不叹服的中国速度。

  即便电影里有“开挂”的主角光环,但令人感动的,终究是那份骗不了人的坚持与努力。而我们普通人能够依凭的“奇迹”,不就是这些最简单、最普世的美好么。

客服时间:(9:00-18:00)
(周六日休息)